主页 > 人脸星空 >有些故事,必须一再的被诉说 >


有些故事,必须一再的被诉说

发表于2020-07-16

有些故事,必须一再的被诉说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Emmely Machteld

It happened, therefore it can happen again: this is the core of what we have to say.

──Primo Levi

最后一站来到柏林。早在安排行程的时候,就已预知这不会是一个太轻鬆愉快的旅程ending。近郊的集中营、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一一列入待访行程,比起繁华的菩提树下大街、列入世界遗产的博物馆岛或近郊华丽的忘忧宫,这些充满沉重历史的景点反而更觉得不去不行。然而,以为自己早已做好心理準备,没想到在真的踏上这些纪念地时,迎面而来的冲击竟远远超过预期所能承受。

走在早已废弃的萨克森豪森集中营中,儘管多数建筑已被拆除殆尽,在空旷辽阔的营区里仅留下几排作为展示集中营与囚犯受难历史空间的营房,你仍会感觉到空气异常的沉重。即便五月初的德国仍吹着呼呼冷风,还是吹不散营中空气特有的凝滞感。阳光照耀着,但那些火葬场的花圈、树林中的石碑蜡烛、错身而过的黑衣犹太妇女挂着止不住的泪,肩膀不住的颤抖,你可以清楚感觉到,这里,曾是一个连地狱都不足以形容的世界。曾经看到网友描述进入萨克森豪森集中营时,感觉时间像是被真空抽走一样,掉入历史的黑洞中无法脱身,我想,大概没有比这个更贴切的形容了。

柏林市中心、布兰登堡大门附近的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则是另一个让人情绪崩溃之地。除了展示被迫害的历史之外,馆内有一个黑暗的房间,周遭墙上藉着投影光打着欧陆各国因屠杀而死亡的犹太人数,总计超过六百万。地上投影着一格一格的文字讯息,都是来自各地的犹太受难者,想尽各种方式遗留下来的。有父亲自杀前遗留给已脱逃女儿的诀别;也有被抓进集中营的俘虏,写下对未知命运的恐惧。儘管房内人潮众多,但每人都只是屏息无声地读着光影中的一字一句,在静谧的黑暗里,偶尔只能听见几个参观者吸着鼻子啜泣。

情绪虽然深受眼前所见之影响,但也不免疑惑,为什幺犹太人不集结起来反抗?为什幺不早点逃走要留下来当待宰羔羊?除了集中营大屠杀、人体实验的行为被有意掩盖,大屠杀刚开始时,多数国家甚至连许多犹太人自己都不相信有这回事之外,后来看了《我的邻居希特勒》一书,对于其箇中眉角与时代氛围才终于明白一些。

《我的邻居希特勒》描述现年90岁、犹太裔历史学家艾德加从五岁时,和大魔头希特勒当了十年对门邻居的生活回忆。书稿由1929年开始,我们可以看到出生于优渥犹太家庭的艾德加,童年生活充满着明亮又温暖的色彩。然而,随着年份推进与纳粹的得势,和希特勒当邻居的这十年间,艾德加的幸福童年逐渐变调。学校里最要好的朋友不再与他说话;褫夺犹太人公民权的纽伦堡法案通过后,从小陪他长大的德裔保母也不得不离开;身兼德国重量级作家与历史学家的伯父利翁则因为着作成了纳粹头号公敌,爸妈开始谈论起流亡。艾德加开始学习当个隐形人去对抗这个世界,并透过他家窗户,见证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的过程。直到反犹行动逐渐加剧,直到1938年盖世太保甚至破门而入,将他的爸爸拖进集中营,艾德加一家终于决定準备逃亡。

阅读本书的过程,有种从明亮色彩进入到晦暗沉重黑白的无力之感,一切的童真、正义、真理,都随着现实与时间的推进而破碎。犹太人的迫害,如何是一段像是温水煮青蛙的过程,长期被迫害的心境感受,周遭的人民是如何受到纳粹煽动,对种族迫害的漠视,甚至成为让希特勒合法取得权力的助力。这一切,都让人在看完书后,仍能不断的反思良久。

就如柏林大屠杀纪念馆入口处墙上写着的: “It happened, therefore it can happen again: this is the core of what we have to say.”
有些故事,真的必须不断的被诉说,被记忆。

《我的邻居希特勒》是选书
7/31前,2本以上享8折!

《我的邻居希特勒》 from Readmoo电子书

上一篇:
下一篇: